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d0595694ccd17122.html 【英國國家美術館紀行 #3-2】約翰‧康斯塔伯(John Constable, 1776-1837)《約書亞‧雷諾茲爵士紀念碑》

© 2019 AmKing International Art.  All Rights Reserved.

  • AmKing Art

【英國國家美術館紀行 #3-2】約翰‧康斯塔伯(John Constable, 1776-1837)《約書亞‧雷諾茲爵士紀念碑》

Updated: Nov 12, 2018



康斯塔伯(John Constable, 1776-1837)約書亞‧雷諾茲爵士紀念碑(Cenotaph to the Memory of Sir Joshua Reynolds)》,是一幅筆力萬鈞又充滿詩意的鉅作。



畫家以濃烈厚重的筆觸,描繪出喬治‧伯蒙特爵士(Sir George Beaumont, 1753-1827)居處─位於英國萊斯特郡(Leicestershire)的柯隆頓廳(Coleorton Hall)莊園深處的森林樹木;而在枝葉纏繞、森然林立的潮濕樹木所圍繞的,是伯蒙特爵士為英國皇家藝術研究院(Royal Academy of Arts, RA)第一任院長、同時也是其好友的─約書亞‧雷諾茲爵士(Sir Joshua Reynolds, 1723-1792)所矗立的紀念碑。



喬治‧伯蒙特爵士是英國18世紀的詩歌愛好者與藝術收藏家,尤其鍾愛法國17世紀風景畫家─克勞德‧羅倫(Claude Lorrain, 1600-1682)的作品。伯蒙特爵士是當時英國湖畔詩人(Lake Poets)之友,尤其與英國浪漫主義詩人─威廉‧沃茲華斯(William Wordsworth, 1770-1850)交情至篤。伯蒙特爵士贊助許多當時的英國年輕畫家,同時開放他的畫作收藏供年輕的英國畫家觀看研習;康斯塔伯即經常造訪柯隆頓廳研習伯蒙特爵士的風景收藏。



(Above) Details, Cenotaph to the Memory of Sir Joshua Reynolds, 1833-6, John Constable (1776 - 1837) ,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早在1823年,康斯塔伯即已在一次拜訪中繪製此幅作品的草稿;然此幅作品實際完成時間為畫家繪製草稿的10年後,約於1833-6年。在畫面前景中央的紀念碑上,我們可以清楚看到”雷諾茲(Reynolds)”字樣,紀念碑上亦刻有詩人威廉‧沃茲華斯禮讚雷諾茲爵士的詩歌。紀念碑前方偶然回首的美麗牡鹿,彷彿是逝者魅影再現。 面向畫面的紀念碑左右兩邊,分別是義大利文藝復興大師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1475-1564)及拉菲爾(Raphael, 1483-1520)的胸像。在實景中如此的造景安排,有若是伯蒙特爵士所”創作”出、具古典樣式的風景藝術─樹林中的聖殿令人聯想到克勞德‧羅倫與尼可拉‧普桑(Nicolas Poussin, 1594-1665 )作品中、以風景結合古典建築、廢墟、古墓等的古典敘事脈絡。




(Left) Landscape With Hargar and the Angel, 1646, Claude Lorrain (1604/5? - 1682) ,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Right) Cenotaph to the Memory of Sir Joshua Reynolds, 1833-6, John Constable (1776 - 1837) ,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康斯塔伯的《約書亞‧雷諾茲爵士紀念碑》,流露出深厚的悼念氣息─除了畫題所點出的雷諾茲爵士外,在作品完成的1833-6年,其時伯蒙特爵士、以及畫家康斯塔伯摯愛的妻子瑪麗亞‧畢克諾(Maria Bicknell, Mrs. John Constable, 1788-1828)皆已去世。 充斥畫面的棕色調,可以視為康斯塔伯對伯蒙特爵士─這位慷慨開放其畫作收藏、協助畫家成就一己風景藝術的收藏家的懷念與致敬:伯蒙特爵士曾經一再建議康斯塔伯在其風景畫上加上大師作品如克勞德‧羅倫畫作中的”棕色調",而康斯塔伯總是執意忠於大自然、只呈現眼睛實際所見的大量”綠樹”(見前文【英國國家美術館紀行 #3-1】);然而我們可以看到在《約書亞‧雷諾茲爵士紀念碑》中,康斯塔伯罕見地降低了綠色調、描繪了大量棕色調樹木。




(Left) Sir George Beaumont (1753-1827), 1802, John Hoppner (1758-1810) ,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Right) John Constable, RA, at the age of twenty, 1796, Daniel Gardner (1750 - 1805) , The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 ©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London



在1821年赴義大利梵蒂岡及羅馬的旅行中,喬治‧伯蒙特爵士強烈感受到將偉大的藝術作品開放給大眾、以培養公眾品味的重要性,並在返回英國後向英國政府大力倡議成立英國國家美術館(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同時率先承諾捐贈16件珍貴畫作收藏(The Beaumont Gift (1823 - 28));英國國會於1824年回應了伯蒙特爵士的倡議,英國國家美術館於焉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