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site-verification: googled0595694ccd17122.html
  • AmKing Art

維拉茲奎茲(Diego Velázquez)《布列達之降(The Surrender of Breda)》與自畫像(portrait of Diego,clothes to be finished)



Buen Retiro Palace, 1637, attributed by José Leonardo (1601-1652)

Left to right:

1. Philip III on Horseback, ca. 1635, Diego Velázquez (1599-1660), Museo Nacional del Prado, Madrid

2. Philip IV on Horseback, ca. 1635, Diego Velázquez (1599-1660), Museo Nacional del Prado, Madrid

3. Prince Baltasar Carlos on Horseback, 1634 - 1635, Diego Velázquez (1599-1660), Museo Nacional del Prado, Madrid



維拉茲奎茲《皇家圍獵(Philip IV hunting Wild Boar (La Tela Real), 約1632-7年)》(現藏倫敦國家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 London)) (見前述【英國國家美術館紀行 #13-4】)作品成畫的1630年代,西班牙帝國雖然在外交上戰事紛擾,但尚且還能維持在歐洲的霸權,可說是西班牙國王斐立四世(Philip IV of Spain, 1605-1665)在位期間國力的巔峰;在此時期,除了「畋憩別館(Torre de la Parada(Tower of Stop))」的擴建與裝飾外(見前述【英國國家美術館紀行 #13-4】),另一個大型皇家建築建造與裝潢委製案,則是位於首都馬德里東緣的「布恩‧麗池宮(Buen Retiro Palace)」。廣大的布恩‧麗池宮是斐立四世的第二居所與遊樂皇宮,其中的「國王廳(Hall of Realms)」作為外賓與臣民謁見國王的"王座室(Throne Room)"使用,是整座皇宮最重要的宮殿,必須呈現帝國威力與皇室尊榮。「國王廳(Hall of Realms)」除了陳列維拉茲奎茲所創作的5幅皇家騎馬肖像外,另懸掛12幅由多位傑出的西班牙畫家所繪製、紀念斐立四世早期統治時間重大軍事勝利的系列畫作,維拉茲奎茲的《布列達之降(The Surrender of Breda, ca. 1635)》(現藏西班牙國立普拉多美術館(Museo Nacional del Prado, Madrid))即為其中之一。





《布列達之降(The Surrender of Breda, ca. 1635)》是為紀念1625年、西班牙軍隊在「三十年戰爭(Thirty Years’ War)」期間攻下荷蘭城市要塞─布列達(Breda)的重要勝利。畫面前景中央是荷蘭布列達守城將軍”拿騷的尤斯蒂勒斯(Justinus van Nassau, 1559-1631)”,向統領西班牙帝國所屬法蘭德斯(Flanders)軍團、出身義大利熱內亞(Genova)貴族的知名將軍”安布羅西奧‧斯賓諾拉(Ambrosio Spínola, 1569-1630)”遞交城門鑰匙的投降場景。

相對於畫面前景左方的荷蘭軍隊,畫面前景右方的西班牙軍隊軍容整齊、裝備精良、軍隊後方可見西班牙大方陣(tercios)中的一排長柄槍,暗示西班牙軍隊的堅強實力。 不同於以往的戰爭繪畫中,戰勝方的軍隊將領多坐在座騎或寶座上、以居高臨下的樣貌接受戰敗將領的投降,維拉茲奎茲創造出一種更為雍容大度的受降姿態─前景畫面中央的安布羅西奧‧斯賓諾拉從坐騎下來、與拿騷的尤斯蒂勒斯對視、並將右手扶向這位戰敗將領的肩膀,彷彿正要阻止他屈膝而跪。


作品內容呼應了部分史實:在西班牙軍隊攻下布列達要塞後,主將安布羅西奧‧斯賓諾拉給予戰敗的荷蘭軍隊優厚的投降條件,他命令西班牙軍隊以尊重的態度對待荷蘭軍隊,並允許荷蘭軍隊保持原有軍隊陣容和軍旗離城。這是一幅具人文情懷的戰爭畫作,而非純粹紀實的作品;意在展現安布羅西奧‧斯賓諾拉的寬宏性格,強調的是領導者胸襟、以及對可敬對手的尊重態度,而非僅是軍隊的硬實力。




由於此次戰役是斐立四世統治早期重要的一次勝利,參與此役的多位將領皆被詳細地以文字和圖像的方式記錄和紀載。在本幅作品中,畫面居中的西班牙主將安布羅西奧‧斯賓諾拉、以及畫面右方多位西班牙軍隊成員,便是以肖像手法描繪,與畫面左方的荷蘭軍隊成員面部多以模糊手法處理形成對比。安布羅西奧‧斯賓諾拉是維拉茲奎茲的摯友,本幅作品作於安布羅西奧‧斯賓諾拉去世後數年,除了為國王斐立四世紀念這場光榮的勝利外,亦是維拉茲奎茲緬懷這位友人的悼念之作。




(Left) Detail of Self Portrait from The Surrender of Breda, ca. 1635, Diego Velázquez (1599-1660), Museo Nacional del Prado, Madrid

(Right) The Surrender of Breda, ca. 1635, Diego Velázquez (1599-1660), Museo Nacional del Prado, Madrid


(Left) Self Portrait, ca. 1640, Diego Velázquez (1599-1660), Museum of Fine Arts of Valencia, Spain

(Right) Self Portrait, ca. 1640, Diego Velázquez (1599-1660), Uffizi Galleries, Florence



在西班牙軍隊群像中,一位位居畫面最右邊的男子肖像,極有可能是維拉茲奎茲本人的自畫像。首先,這位人物位在畫面中較不顯眼的位置,並目視觀者;這樣的安排是文藝復興時期以來畫家在群像中呈現自畫像的常見手法:如波堤切利(Sandro Botticelli, 1445-1510)所作《三博士敬拜(Adoration of the Magi, ca. 1475-76)》(現藏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Uffizi Gallery, Florence))中、位居畫面最右方的男子肖像,以及拉菲爾(Raphael, 1483-1520)《雅典學院(School of Athens, ca. 1509-11)》(現藏梵諦岡博物館(Vatican Museums))中、位於畫面前景最右邊四人群像中、唯一直視觀者的人物等,皆為畫家的自畫像。再者,一件現藏美國大都會博物館(The MET)的作品─《男子肖像(Portrait of a Man, ca. 1630-35)》,據考應為文獻紀錄中所載畫家本身所收藏、名為《迪亞哥‧維拉茲奎茲肖像,衣服待完成(portrait of Diego, clothes to be finished)》的自畫像;比對《男子肖像》(畫家31-36歲)與位居《布列達之降》(畫家36歲)畫面最右邊的男子,兩者應為同一人。若再進一步對照另兩幅較晚時期的畫家自畫像,包括畫家41歲與46歲的自畫像(分別藏於西班牙瓦倫西亞美術館(Museum of Fine Arts of Valencia)以及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Uffizi Gallery, Florence)),亦可發現相似的五官特徵,例如眉毛上緣突起的眉骨、以及鼻樑、嘴唇樣貌等。



(Left) Detail of Self Portrait from Adoration of the Magi, ca. 1475-76, Sandro Botticelli (1445-1510), Uffizi Galleries, Florence

(Right) Adoration of the Magi, ca. 1475-76, Sandro Botticelli (1445-1510), Uffizi Galleries, Florence


(Left) Detail of Self Portrait from School of Athens, 1509-11, Raphael (1483-1520), Vatican Museums

(Right) School of Athens, 1509-11, Raphael (1483-1520), Vatican Museums







現藏美國大都會博物館的《男子肖像》可說是近年藝術史上的新發現:由於此幅作品在進入館藏前,賣家為了要提高售價,擅自讓修復師在畫面上增色補筆,反而遮蓋住維拉茲奎茲原有的靈活筆觸、作品藝術性及品質大幅下降,這幅作品因此一直以來被認為是承襲維拉茲奎茲畫風的弟子或工作室所作的次級品,而非維拉茲奎茲的原作;直到2010年美國大都會博物館在一次修復過程中,洗掉過往修復師在原作上所加上的厚重顏料和凡尼斯,重現維拉茲奎茲原有的筆觸和技法,才使得這幅作品重新被鑑定為維拉茲奎茲的真跡。






© 2019 AmKing International Art.  All Rights Reserved.